中国创新到了什么样的地步?

2016-07-06新闻资讯
中国企业在高速发展下已经没有退路的思考,当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,需要直面已经坐到中心圆桌跟【山姆大叔们】一起制订行业标准的现状,坐偏厅冷板凳的日子不复返了。
致未来:中国创新已到了无人区
图片来自于“123RF图库”

亿欧办了很多会,尾序都是创业创新,但是当这两个词长期合并在一起,观众已经不自觉的遗漏了创新,而显然创新作为创业宾语补足语这种架构在地位上被降级了,我不得不强调,商业的本质就是创新,任何林立高楼缺乏【创新】,楼盖得越高,对社会所造成的危害也就越大,企业如高屋,资本如板砖水泥,道理亦同。

由中国科技部主导的纪录片《创新之路》把首个人物镜头让给了太平洋对面的facebook的当家扎克伯格,那为什么这么做呢?因为它足够的创新,Facebook最高市值是3000亿美元,而公元1500年全球的财富综合大概2500亿美元,扎克伯格通过Facebook为人类提供了新的社交方式,这种创新可以买下公元1500年的整个世界。

致未来:中国创新已到了无人区

①拼【胆量】时代已逝,拼【专利】时代已至

在1979年,张细创建了全国第一家农村“三来一补”的企业----龙眼张氏发具厂,所谓“三来一补”,具体为【来料加工、来样加工、来件装配和补偿贸易】,其核心要义是基于廉价的劳动力、宽松的政策支持让第一批敢于吃螃蟹的人迅速完成财富原始积累,拼的是“胆”。那么2016年的今天拼的又是什么呢?

北京德高行公司周庆宇在上周拜访我,他告诉我:“现在的股票除了看上证180、沪深300、央视50这些指数,还可以看专利指数。”专利指数具体是:基于上市公司各项专利数据指标,构建专利价值模型,按照得分排名选取前50只股票(中小板和创业板)或者100只股票(主板)构成指数成分股。一般来说,股市被认为是国家的晴雨表,而新兴的专利指数不就是上市公司的实力风向标吗?世界上任何一种排名规则都会引发资源倾斜,就是说,上市公司开始在2016年拼【专利】了,其实这种现状并不是仅限于上市企业,近日的采访,创业企业负责人也时不时吐出专利如何云云也,看来专利已经成为优秀企业的代名词,长期以来,专利顶多是算是一种竞争壁垒,而周庆宇告诉我,政府不久后会将专利作为申贷的抵押物,这意味着:专利已经成为一种可抵押的无形资产。

②滴滴与Uber的专利布局

继续在专利角度深挖,在我们身边不缺把专利玩得很【溜】的企业,滴滴打车的第一件专利申请是关于“基于城市叫车需求分布密度的出租车运力调度系统”,申请号:201410168588.1,按照领域划分属于出租车运力调度技术领域,这是一种基于城市叫车需求分布密度的出租车运力调度系统:

具体分为挖掘模块和推送模块两大模块:

其中,挖掘模块根据一个时间段的叫车订单集合,计算出该时间段的一个以上叫车需求密集区域;

而推送模块根据挖掘模块,计算出的叫车需求密集区域,以及实时收集到的出租车信息集合,对临近叫车需求密集区域的出租车推送消息,以实现出租车运力的调度。

致未来:中国创新已到了无人区

据智慧芽资料显示,滴滴出行目前虽然申请了115组专利,不过114组都在中国,1件PCT申请,而建立于2009年的Uber,在全球共有157组(224件专利)申请,其中Uber科技自己申请了121组,剩下是从微软和decarta转让过来的。当我们在惊讶两家出行公司的巨大影响力的时候,不妨想想其对应的专利数与其实力成充要条件。

③中国企业迎来了创新无人区,准备好了吗?

建筑兵出身的任正非的中央汇报工作函中,我不仅读到军人报效祖国的一腔热血,还读到任正非对华为未来淡淡的忧愁。他认为:“华为现在的水平尚停留在工程数学、物理算法等工程科学的创新层面,尚未真正进入基础理论研究。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、摩尔定律的极限。而对大流量、低时延的理论还未创造出来,华为已感到前途茫茫,找不到方向,华为已前进在迷航中。

华为正在本行业逐步攻入无人区,处在无人领航,无既定的规则,无人跟随的困境。华为跟着人跑的【机会主义】高速度,会逐渐慢下来,创立引导理论的责任已经到来。”

他的这段话不需要做过多的解读,就能够读出他对中国企业在高速发展下已经没有退路的思考,需要直面已经坐到中心圆桌跟【山姆大叔们】一起制订行业标准的现状,坐偏厅冷板凳的日子不复返了。

致未来:中国创新已到了无人区

④再也引不进一套工业4.0设备,德国跟我们一样处于迷茫期

德国人喜欢精细、喜欢算法,在困难面前,德国人也有一套对迷茫分析的组织语言,工业4.0这个概念就是从德国传过来的,那么什么是工业4.0呢?德国人没有给出标准的答案,但他们却对工业1.0、工业2.0、工业3.0有明确的划分。

德国人认为以蒸汽机为主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叫做工业1.0,以福特主义为代表的生产线革命叫做工业2.0,以日本精细化制造,日本丰田为代表的仪表自动化和信息化为特征的革命叫做工业3.0。

在德国汉诺威工业展现场,有企业家问到:“我们还能否像以往一样引进一条工业4.0进来吗?”,智能制造产业联盟秘书长曾玉波回复:“过去中国制造靠引进先进生产线,模仿跟进的手法已经不灵了,这个时代已经变了,再往后没有可能到国外去引进工业4.0,我们必须成为一个设计者,我们一定要知道要转型,看到各种各样的技术,机器人、3D打印、电子扫描、VR、AR将成为工业4.0的载体,但是这些技术怎么变成我们的转型呢?这不是单个技术能够完成的。”

马云认为:“中国这么大一个贸易大国,应该参与世界贸易的游戏规则,应该参与世界制造业的变革,借着互联网大潮,也许我们能够为20年以后,世界贸易和制造业的变革,加入自己的一种色彩在里面。”